<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2019太原市身邊好人訪談(二)


發表時間:2020-01-03 05:09:00 來源:
 

郭曉青:網友朋友們下午好!現在您看到的是由太原市文明辦主辦、太原文明網協辦的“德耀中華  群星璀璨”太原市身邊好人網上系列訪談節目。

    我們身邊的好人,其實他們就是在平常的生活、工作中做到了一種“合一”,人和工作的合一,人和所熱愛事業的合一,這個“合一”是我們構成身邊好人的基礎要件。今天訪談的三位嘉賓,我們看看他們身邊的特質。

    這位是助人為樂的郭大紅,大紅好!這位是見義勇為的耿黃杰,這位是孝老愛親李文紅。三位好!

    我們先從男同志說起,小耿是90后嗎?

    耿黃杰:對,92年的。

    郭曉青:我看到你的行頭是“山西應急救援”,給我們作一個介紹吧!

    耿黃杰:數字是我們在隊的人員編號,我是26號;還有我們的團徽;還有2018年年會的時候給我們做的紀念章。中間是我們的隊旗。底下大的標識是青年應急救援的聯合標志。

    郭曉青:這是全球統一還是全國統一?

    耿黃杰:救護都有這個。

    郭曉青:左臂上有一個徽章讓我們肅然起敬,就是我們的國旗。你在你的應急救援的過程中,怎么把國旗和隊旗放在一起的?

    耿黃杰:國家有了困難的時候,我們民間的,包括政府的一起去配合,積極響應國家號召。

    郭曉青:國家有困難我們要上,群眾困難我們也要上,國家是我們的后盾。

    我們來說說你做的這件事。迎澤橋,女同志駕車直接沖向了欄桿,我估計很多人當時在叫,在喊,但是很多人在想,會考慮,但是你什么都沒有想。

    耿黃杰:我離她不遠,大概50米,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車輛爆胎了。正在往那邊走,結果女子直接跳下去了。我之前是山西省運動員,后面參加應急救援隊,通過平時的訓練,自身有這個技能,所以第一時間跟著女子跳進去了。

    郭曉青:其實50米的距離,按照年輕人的距離,你可能會和他同步。掉進水里的那一剎,對于救人來說并不輕松,我們經常聽人說掉到水里之后下沉的力量會很重,而且會拽著你往下沉。

    耿黃杰:這種情況我們平時都有訓練,都有專業的施救技能,我們有解鎖方式,盡量從背后拉著落水者往回游,盡量保證雙方的生命安全,這是正確的營救方式。

    郭曉青:這就是應急救援最基本的技巧和方法,首先要具備救援的能力,其次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否則的話這個救援是無效的。后續的故事請你講一講。

    耿黃杰:當時我也沒多想,因為冷。這個女子我們公安民警把她背上警車,送到醫院,我及時換上干衣服,離開了現場。

    郭曉青:在你日常的救援當中,像這種非常急的狀況,平時遇到得多嗎?

    耿黃杰:也比較多。比如這個事情完了之后,4月中旬左右,我們也接到快速應急通知,當時我們正好在中北大學進行訓練,就是戶外的救援技能。剛訓練完,收拾好裝備,馬上要返回了,接到這個電話,我們第一時間整裝,迅速趕到南內環橋下。平時挺多的。

    郭曉青:而且挺急。

    耿黃杰:我們有一個24小時備勤的電話和群。

    郭曉青:只要這兒一響,所有人都是全力以赴的。雖然你沒有當過兵,但是你的身板就是當過兵的身形。

    其實對于90后,特別是92年的孩子,我們都有這樣一個體會,說現在的孩子越來越難管了,他對什么都不在意,好像責任心小了,貪玩多了,想自己多了。我想,耿黃杰他從事的是一個應急救援,但他的本心也是這樣的。

    李文紅:一個90后,真的不容易。非常了不起。

    郭曉青:我們需要對90后的孩子們重新有一個定位。另外對于應急救援,網友們能夠有一個更新的認識,如果碰到別人有難,一定要伸出手幫一把。

    謝謝小耿,接下來說說大紅。大紅進入公益領域是一個非常的時機,那個情景現在可以回過頭去看嗎?

    郭大紅:最初的時候不行,最初的時候那個狀態特別像祥林嫂,就像一種哭訴,見誰跟誰說。一般女人都會生孩子,但是我生完以后,產后抑郁癥是我自己沒有想到的,而且時間持續了八九年,就是這樣好好壞壞的。在那個期間,我每天想的是怎么樣死得痛快點兒,真的是對生活生無可戀。但是孩子小,最后一點人性告訴我,不能和孩子一起走。大家覺得產后抑郁慢慢就好了,但是我一直沒有好。

    郭曉青:真的是一種折磨,而且無法跟別人說,別人也無法理解。從大紅身上我希望引起更多女性朋友足夠的重視,特別是抑郁癥本身,這個發病率現在真的很高很高。

    李文紅:我接觸了好幾個,我是做養老的,家長就領著抑郁癥的孩子去養老院體驗生活了。

    郭曉青:所以發病率一直居高的情況下,大紅能夠說出來,已經是病愈的階段了。

    郭大紅:當時社區醫院回訪的時候,讓我去找心理醫生,我就不去。

    郭曉青:怎么從1989年這樣一種抑郁的狀態走出來的?

    郭大紅:我那個狀態其實對孩子影響特別不好,孩子身上也會出現一些我們不理解的偏差行為,我自己就特別困惑,我在想,我放棄了我的人生,甚至放棄我的生命,沒有工作,沒有朋友,完全在家帶孩子,可是我帶的孩子并不好,使我非常有挫敗感。我就開始問別人,問大家,身邊很多人說,那就是我的問題。那個時候,我才真正想到,要從自己身上去找原因。

    中國有句古話叫“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所以開始回歸自己。

    郭曉青:意識到了,但是行動起來特別難。

    郭大紅:因為你跟社會脫節了,不知道能夠干什么。身邊有人說你不要把注意力全放在孩子身上。而我真的不知道該干什么,很迷茫。

    郭曉青:但是選擇的這種迷茫比原來的那種要好一些。

    郭大紅:對,從沒有意識到有意識其實是一個轉折。不知道什么時候想起來,可以做做義工。我沒有錢,也沒有什么特殊技能,但是我有力氣,可以干干活。我就在網上找,搜“義工”、“志愿者”。

    郭曉青:第一個義工做的是什么?

    郭大紅:最開始加入的是龍城義工,但是后來真正去做,是去幫助一個自閉癥兒童機構。我加了老師的微信,帶著孩子進入到了這種機構,讓我觸目驚心。

    郭曉青:本身你產后抑郁,這個時候是需要別人去寬慰的,但是您著義工,去伺候老人,出出力氣,對精神的分散有好處,而您又進入另一個自閉的狀態,為什么?

    郭大紅:就是一個緣分。我沒有想到是哪個群體,只要是需要去幫助的,我就愿意去做。在那個狀態的時候自己的思想意識已經有所轉變。當我們自己能從痛苦的狀態當中走出來,我們就愿意去幫助那些還身在痛苦當中的人。因為我們感受過痛苦,知道身在痛苦當中的那種絕望和無助。也可能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我愿意陪著他,讓他知道他不是孤單的。

    郭曉青: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一個是不理解抑郁癥本身,另外不理解自閉癥的孩子需要人的陪伴,需要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而你其實把這個境界提升了,你覺得我可能什么都做不了,但是陪伴是我能做到的。但是陪伴需要你保證自己的力量足夠,才可以的。

    郭大紅:我每次出去的時候,會很清醒地告訴我自己,我是去助人的,就像習主席說的“不忘初心”,我是去幫助他們的。

    郭曉青:所以你很有定力。那么遇到自閉癥的孩子,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或者碰到調皮的孩子,你可能也會很想揍他,這個時候有沒有不耐煩?

    郭大紅:其實特別感恩那些被我們幫助的人。我看到那些孩子,那些家長,他們都沒有放棄自己,回過頭來,我的孩子是正常的,可是我對孩子那么沒有耐心,我甚至打罵孩子,給他造成那么大的創傷。這個時候真的才意識到,公益帶給我們真正的意義是什么。我們常說“助人自助”,其實可能是別人在幫助我。

    郭曉青:現在你通過八九年的時間走出自己心里的陰霾,而且幫助那么多的人,現在給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

    郭大紅:我們幫助的男女老幼都有,從個人來說,第一個自閉癥的孩子,感覺我和他很有緣。2015年我特別偶然地接觸到一個孩子,他當時已經15歲了,現在我們依然保持著非常好的互動關系,他現在還不能完全自理,他是我接觸到的自閉癥群體當中最好的一個孩子了,他可以跟我溝通,可以自己做飯,但是他還不能進入到社會。每個節日他都給我發一個微信,比如“大紅姐姐春節快樂”,或者“大紅姐姐國慶節快樂”,每個節日他就發這樣一句話。

    郭曉青:他把你當成姐姐。

    郭大紅:其實我跟他媽媽年齡差不多。但是他沒有覺得年齡大了要叫阿姨。他特別想畫畫,所以我去找很多機構溝通。自閉癥的孩子沒有任何外觀上的差異,但是一旦有狀況,我們真的束手無策,甚至直觀看起來像神經病一樣。我在問很多機構的時候,他們可能都沒有能力去承接這樣一個事情,但是上天不負有心人,這么多年我幫他對接了這樣一個機構,那個老師也非常好,我加這個老師微信的時候,他一直在關注我。我以前是不發朋友圈的,后來當我做得多了,發現一個人的力量有限。

    郭曉青:其實我們希望你們多發一些朋友圈。比如像小耿你可以發一些急救的知識,遇到應急的事情應該怎么做。

    郭大紅:對,這個老師說他可以試一試。這個孩子現在上了一年多,各方面挺好。

    郭曉青:你現在已經回歸社會,非常正常了,還要繼續做下去嗎?

    郭大紅:對,我常常跟他們說,我們要公益生活化、生活公益化,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沒錢沒力的時候我們可以呼吁。為此我還建立了“步紅善行團”,我們每天可以走路,走完路以后有很多平臺可以捐助你行走的步數,我們每天在群里互動打卡,以此來互相鼓勵。

    郭曉青:其實就是一些舉手之勞,你只要動動手,動動嘴,不費力氣就可以做的,這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的。

    大紅從自己一個很痛苦的過程當中走出來,靠的是做公益,現在是我們身邊的好人。

    文紅現在做的事情是以后所有人都要步入的階段。有人說,人老了以后就像小孩一樣。

    李文紅:對,要像對待孩子一樣對待老人,但是還要比對待孩子更要耐心。你對待孩子還可以咋呼一樣,對待老人你不能咋呼。就像老年癡呆,他知道你對他好還是不好。你如果罵他,笑咪咪地罵他,他聽不出來。你如果很嚴肅,他就沒有安全感。老人特別需要安全感。

    郭曉青:現在您這個是“源緣圓老年公寓”,現在多少位老人呢?

    李文紅:80多位,基本是半自理,自理的基本沒有。

    郭曉青:為什么要做這樣的事情呢?我們聊天的時候可能會說我們要抱團養老,把養老金放到哪個養老院里面。而你是自己要投資做老年公寓,你是怕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嗎?

    李文紅:早些年我做工程,工地經常在鄉下,于是經常和村里的人接觸。年輕人都在外面打工,村里就留下了老年人和留守兒童,心里特別痛心。他們生活比較艱難,所以往往去了村里,就和他們成為了朋友。一開始是小范圍地去資助,后來慢慢變成只要我的車往村里一開,村里的大嬸、小孩就圍過來,看看你帶來了什么東西。后來我感覺他們真的很需要你的支持。

    郭曉青:就像親人。

    李文紅:后來我專門買了大商務車,只要過去,就買很多東西。他們就是哄搶的感覺,力量大的就搶上了,力量小的搶不上。有個男同志抱一大包,我跟他要,他就不高興。后來我讓他們排隊,排隊的就發,不排隊不發。然后我根據他們的需求,去給他們發東西。

    我看見這些老人特別可憐,而且說個良心話,我們的紅面100元,他們都不認識,沒有見過。過春節的時候我想給他們發錢,他們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不知道那是100塊錢。其中有個叫翠翠的,她拿著錢去供銷社,出來拿了兩袋干吃面。我去供銷社,告訴他,這個錢我是給翠翠的,不是你的。供銷社說只要她來,我就給他干吃面,直到把這個100塊錢花完。第二年我就換了很多面值的錢。

    郭曉青:總給錢也不是辦法。怎么想起來建老年公寓呢?

    李文紅:我們工地倒到了其他地方,這個村里就很久沒去。后來路過的時候又去了,老人們就圍上來,已經是11月月底,是冬天了,老人看見我以后,就把他們的蘋果給我。那個蘋果已經干了,比老太太臉上的皺紋還多,顫顫巍巍給我端出來。還有雞蛋,他們都舍不得吃。他們就是賣了雞蛋換錢,然后用錢來換柴米油鹽。所以只要你對他好,他們永遠記得你。我到現在都很感觸,他們看見你,比他的親兒女都親,左抱右抱的。

    2012年冬天我不干工程,就在家里看電視,發現很多老人把兒女告上法庭,太原南肖墻有個老人,搭個塑料棚子,他有六個兒女,但是老人的饅頭比鐵疙瘩還硬。我看了電視報道以后,希望把老人領回來,或者給他找一個地方去養老。第二天我和愛人直奔服裝城,買了棉被、軍大衣,買的吃的,去了以后塑料棚沒有了,人也不在這兒了。當地人說昨天電視播了以后,今天民政局給領走了。那這樣的話,老人就有歸宿了。

    郭曉青:我知道你是記著大家伙對你的好,而且可憐這些無依無靠的老人。但是這也不足以讓你覺得要建一個老年公寓,把這些人收留到一起。

    李文紅:這個時候是2012年冬天,2013年5月份,我愛人在山西省干部療養院上班,其中有個9號樓,廢棄了,正好有這么個地方,我正好有這個想法,就租下來了。

    郭曉青:我想,在你這里的老人表情是很豐富的。

    李文紅:對,大紅去過我那兒,志愿者們去了以后,就說你們這兒老人的表情不一樣。

    郭大紅:她的養老院特別干凈,沒有什么異味,老人精神特別好。

    郭曉青:材料里面有一句話,說90%以上的老人都長出了黑發。

    李文紅:一開始我們真沒發現。老人的家屬把老人送過去以后,四五個月以后再看,說老人頭發變黑了。我說怎么可能呢?后來拿出來當時送過去的照片,一看,確實變黑了。后來我們和老人聊天,和家屬聊天,他們就說老人變黑了。我們有很多百歲老人,關桂珍老人長出來的頭發都是絨絨的黑發,就像胎兒一樣。

    郭大紅:老人心情特別好,我們去了以后,去慰問,獻愛心,老人給我們唱歌,特別開心。

    郭曉青:你們給他們找到了一個家,他們有了家的感覺。

    李文紅:對,我們是像花園一樣的養老機構。我那兒是個四合院,我把它做了一個陽光屋,夏天可以曬陽光浴,冬天可以在那里休息。

    郭曉青:做養老事業是很費心的事,而且不一定能掙很多錢,而且需要你殫精竭慮??渴裁粗蜗聛??

    李文紅:說實實在在的話,當時辦養老院,沒有想到要辦成這個樣子,只是想把沒有人管的老人,沒有依靠的老人管起來,哪怕我雇人給他們洗澡吃飯。結果我租下來以后,一問,你得到民政局去辦手續。一辦手續,人家說你必須正規。如果你把街上的老人領回家,你要管起來的話,他要有事,你就要承擔責任。

    郭曉青:所以不單單是錢的問題。我們算一個帳,迄今為止七年時間,你現在是虧本、持平,還是盈利?

    李文紅:我現在不想著什么回報、有利潤,到現在為止,沒有掙一分錢。我也經常有不想干的時候,因為心太累。

    郭曉青:心都這么累了,為什么還要這么做呢?

    李文紅:一看見老人,就放開了,一切為了他們。人人都會老,人老了特別無助。

    郭曉青:也不是心軟,而是心善。為什么是“身邊好人”,好在什么地方,我想,聽完三位的訪談,大家心里有一個結論,不單單是心軟、心善、見義勇為,也絕不僅僅是好人和好事的“合一”,更重要的是他們有一種境界,身邊這些人需要我幫助,那我就義不容辭伸出我的手。感謝我們的三位好人,也感謝廣大網友的收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