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2019太原市身邊好人訪談(一)


發表時間:2020-01-03 04:57:00 來源:


    郭曉青:網友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由太原文明辦主辦,太原文明網協辦的“德耀中華  群星璀璨”太原身邊好人網上系列訪談節目。今天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在這樣一個下午,我們在說身邊好人的時候,大家心里都有一個感慨。我們年底盤點一下身邊有哪些好人,這些好人又做了哪些好事。

    首先為大家介紹的是敬業奉獻的李江林,旁邊這位是助人為樂的姜維。

    姜維為什么是這樣的發型呢?這個發行有什么說法呢?

    姜維:我是關注白血病患者的,得白血病的患者一般來說都是光頭,因為都要化療。所以我從2015年以后就把頭剃了,這樣跟他們更好溝通。如果我跟他們不一樣,他們會比較排斥。希望通過這個不算舉動的舉動,跟他們拉近距離,跟他們更好地交流。

    郭曉青:家里不覺得你比較怪異嗎?你才30多歲,應該是講究風格,講究發型的,愛美的階段。

    姜維:我是搞體育出身的,對著裝沒有什么要求。家里人挺支持我的,覺得你認為正確就去做吧。

    郭曉青:變完發型之后,和白血病患者孩子們接觸的時候,孩子們會有什么樣的舉止?

    姜維:他們可能覺得我也是白血病患者,我說我希望跟你們進一步溝通。

    郭曉青:孩子們第一句話會指你的發型還是你的臉?

    姜維:他們會比較驚訝,會掃一下。因為社會上像我這樣舉動的人不多,我可能想得比較細。

    郭曉青:孩子們會驚訝地看一眼,然后會打開話匣子。因為他們覺得你們是一樣的。

    李局您是環衛局的副局長,姜維這樣的發型在您乍看的時候,會不會有一點詫異?

    李江林:以前在很多藝術界看到有這種發型,沒有想到他是一個做公益的小伙子。

    郭曉青:把自己的美,把自己的愛好都放棄掉,一門心思與白血病患者做這種溝通。姜維你2014年是我們山西省第100例造血干細胞無償捐獻者,2015年是上海國際冬泳邀請賽冠軍,接下來是橫渡瓊州海峽,還橫渡了臺灣海峽對嗎?

    姜維:那個是2017年臺灣省舉辦的IRONMAN鐵人錦標賽。

    郭曉青:就是從2014年開始,你每年都有我們想象不到的任務,特別是十大體壇風云人物大眾精神獎,每個舉動對于你這樣的年齡來說,我都覺得有點兒詫異。

    姜維:我是幸運的,老天能選中我,而且我正好是練游泳的,所以這對我來說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幫助更多的人,去關注他們,這是一個好事。

    郭曉青:這真的是很好的事情。我們就從2014年說起,第100例造血干細胞無償捐獻者。按你的話來說,就是“老天選中了”,2014年你當時是29歲,在這么年輕的時候,家里人沒有反對嗎?

    姜維:我爸比我媽更開明,他說你想做就做吧!我媽覺得畢竟是穿刺,怕沒有扎好了就癱瘓了。我就給他們做工作,從網上查資料。

    郭曉青:整個過程當中有沒有堅持不住的時候?最痛苦的是哪個階段?

    姜維:真沒有。我特別軸,我認定的事情誰說都不好使。

    郭曉青:在這里給大家普及一下,捐獻造血干細胞不是很恐怖的事情。

    姜維:對,跟獻血是一樣的。

    郭曉青:在這里姜維可能還有很多的話想給準備捐獻的人說。

    姜維:首先捐獻造血干細胞對自己的身體是無損傷的,我從捐獻完以后每年都會做一項體育活動,想告訴更多的人,其實捐獻干細胞之后對本身的身體是無害的;第二,我希望更多人能加入我們這個行列,去挽救更多的白血病患者。

    郭曉青:說到公益體育,我們說到2015年,你去橫渡瓊州海峽,我們在新聞上看到這個事,覺得那就是鐵人,那需要意志,需要毅力、體力,技術就不用說了。這和你學體育有關嗎?

    姜維:有關的。這是歐洲的一個機會。張健是中國橫渡第一人,他有一個視頻,他橫渡完瓊州海峽,底下有人留言,說橫渡是南方人的運動。我看到這句話,覺得你們能行,我們為啥不行?

    郭曉青:張健是一個塊頭比你大很多的人,很塊的一個人,當時橫渡海峽的時候是上頭條新聞的。

    姜維:我是專業出身的,我對游泳距離不會恐懼。但是我在游之前沒有見過海,我一直告訴自己,水是我的朋友,它肯定不會傷害我,所以我就去了。

    郭曉青:你的“軸”有一個最基礎的核心就是不會傷害自己;另外你做和白血病患者的這種公益行動,你覺得你和他們是平等的,所以你把頭發剃掉了;你去橫渡海峽,你覺得你和水是一體的,我覺得你特別講求“合一”。

    說游泳,這是你的本行。如果說捐獻干細胞可能有些擔當的話,身體健康的人是完全可以做的;橫渡海峽你覺得有毅力就可以;但是接下來的“鐵人三項”,跟你的專業還不是特別搭,里面有馬拉松,有自行車,而且據說是很殘酷的。

    姜維:我游完瓊海以后,希望再通過一個什么行動,讓更多人去關注到什么事情?,F在有一個比賽叫“IRONMAN”,是萬達把這個賽事引進到國內的,是當天完成的耐力項目之王,游泳1.9公里,自行車90公里,21.095公里半程馬拉松。我想,游泳這一行,反正國內的成人賽事我該拿的獎牌都拿過了,我想換一個領域去嘗試,而且還有一個私心,我希望更多人關注到我所做的事情,他們去散播的話,比我的散播要快,因為他們都是一些大企業老總,這樣的話傳播速度非???。

    郭曉青:然后就做起來了。

    姜維:對,沒想那么多。做任何事情只要考慮到后果,我覺得你就已經退縮了。

    郭曉青:這句話給我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你講求的是一種“合一”,鐵人三項可能你想把自己和更多公益行動合為一體,一切以公益為出發點,只要對你的公益行動有益,那就去做。但是它需要克服很多,比如自行車,相當于從太原騎到長治,李局最遠騎到哪里?

    李江林:從陽曲縣騎到太原,花了兩個多小時。

    姜維:游泳我是第一個,這個沒問題。騎自行車的話,因為我腰上有傷,所以自行車對我來說太痛苦了,因為它要爬著騎,而且有側風,又怕摔車。等到跑馬拉松的時候,目標就是往前跑,感覺就是魔怔了。那天的體表溫度將近40度。

    郭曉青:有沒有害怕摔著自己?

    姜維:沒有。

    郭曉青:就是往前走。這就是鐵人精神。經過了正常的過程,從2014年開始,也拿到了這么多的榮譽,但是你也說了,一切出發點都是你的公益,那么現在幫助了多少人?有計算過嗎?

    姜維:差不多平均兩年會資助一個孩子。2015年去游瓊海的時候,我是在群里看到沈陽一個家長在尋求幫助,所以開始給他籌款,正好中央五臺也介入了,給我拍了紀錄片,這樣更多人知道,給他籌了4萬塊錢,不多;到2017年,偏關的一個小孩跟他爸爸已經配型成功,進入到后期治療,但是錢跟不上,我就開始他捐款。

    郭曉青:就是每做一件事情就是想,不管怎么樣,我先幫助一個人,這是最初的想法。

    截止到現在,不論幫了多少人,這個初心,讓我們覺得這個心熱撲撲地捧出來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如果更多人加入進來,就會像你橫渡瓊州海峽一樣,這個力量會支撐你往下走。我們今天的節目是“太原市身邊好人網上系列訪談”,至少能讓大家在網上掀起一股“去幫助別人做一件事”的舉動。

    姜維:我現在有一個志愿者團隊,山西省紅十字會姜維志愿者團隊,希望大家能加入,一塊兒去做一些事情。我還做一些小貓小狗之類的救援。

    郭曉青:其實是一個舉手之勞,比如街邊的流浪貓流浪狗,我們大家集合起來,幫他們或者去給他們做絕育,這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不單單是身邊的好人,我們也希望身邊的好人能像姜維這樣,在全社會形成“不忘初心”的救援活動。

    姜維您知道李局是做什么的嗎?

    姜維:環衛局。

    郭曉青:你知道在農村做環衛,代表什么嗎?

    姜維:揚沙,還有人們的意識問題,我馬上想到的就是這些。

    郭曉青:說到李局,姜維馬上想到的是農村的衛生習慣,我記得我在陽曲縣采訪的時候,說到清潔,前些年的時候他們覺得垃圾要扔到垃圾箱里嗎?不用啊。

    李江林:對,自己家干凈了就行,街面上不管?,F在我們把農村垃圾治理的活動搞起來之后,所有的垃圾,老百姓不光扔到垃圾筒里面,而且還要分類。

    郭曉青:垃圾分類在太原市區里面現在還沒有完全實行,而在陽曲縣已經開始了,情況怎么樣呢?

    李江林:情況還不錯,總體還可以。

    郭曉青:城市垃圾分類的意識怎么也比鄉村強一些?,F在城市還沒有完全展開,你鄉村就走到了前面。

    李江林:陽曲縣去年做了很多“美麗鄉村”,整體的基礎設施好了,但是老百姓的環境衛生意識還沒有建立起來。去年做了農村垃圾治理以后,我們每家每戶都分了兩個桶,一個塑料桶,一個鐵桶,鐵桶里面放塵土的垃圾,塑料桶放其他垃圾。收垃圾車過去的時候,把其中的有害垃圾,廢電池,廢舊藥品這些放到有害垃圾箱里面,自然而然就分開了。

    郭曉青:這個難度不小。

    李江林:難度挺大的。

    郭曉青:大到什么程度呢?

    李江林:比如老百姓連扔垃圾的習慣都沒有,別說分垃圾。這個習慣是逐步養成的,收垃圾的司機本身就是垃圾分類監督員,過來以后你垃圾沒有分了,我告訴你分開,如果你不接受,我可以每天過來告你,每天叨叨。

    郭曉青:村里人罵您嗎?

    李江林:罵呢,怎么不罵。而且投放垃圾是有時間的,不像以前什么時候都可以投放,他不方便。再一個,我們收垃圾的時間和老百姓的生活也要銜接上。比如夏季老百姓去田里干活,早早就走的,太陽很曬的時候他回來歇一會兒,這時候是他吃飯的時間。所以和這個時間銜接上,你才可以做好工作。

    郭曉青:剛才我給姜維總結了一個詞,就是“合一”,比如人的行為和世界的合一,而您所做的工作是想大家所想,這個事情不是不能做,關鍵是看你怎么做。如果你和他想得一樣,他就愿意干凈,這是做到他心上的事,所以他愿意配合你。

    李江林:其次,如果他人不在,他可以把垃圾放到門口,司機過來給他收走。

    郭曉青:這個事情說起來簡單,我們就和網友們做一個交流,陽曲縣一共有多少個村?

    李江林:123個村。

    郭曉青:一共有多少戶?

    李江林:45911戶。

    郭曉青:意味著4萬多戶每家人都得做到,你這個環衛局的工作才算完成。

    李江林:有的地方還沒有做到,有的太偏遠,有的村莊太小,我們還在延伸。

    郭曉青:您的PPP項目是什么項目?

    李江林:就是農村垃圾治理項目。

    郭曉青:就是要讓村里面干凈了,就是PPP。

    李江林:一開始的初衷是把農村的垃圾處理掉,以前是村里面把垃圾放到村邊就可以了,現在不一樣了,垃圾一定要去該去的地方,比如生活垃圾,它是拉到發電廠還是去了填埋廠,這是它最終的歸宿。我們做PPP項目,中轉設備做的是地埋桶,這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

    郭曉青:這就是一個范例。說一個簡單的事情,比如老百姓我們讓他家里分類,您入戶做過工作嗎?

    李江林:必須入戶。

    郭曉青:不然他不接受。

    李江林:入戶一次還不行,你還得多次。這次他不接受,那么就第二次、第三次。

    郭曉青:也可能您去的時候人家正好吃飯或者休息,沒有攆過你嗎?

    李江林:有。他不愿意讓你進去。這時候也不能泄氣,還得繼續跟他溝通,讓村干部和他溝通,通過各種方式。每個村都有保潔員,讓保潔員跟他溝通,讓他接受這個事情。而且大家的力量對他也是一種影響。大家都接受了,他慢慢也就接受了。

    郭曉青:而且他也會不好意思的。

    李江林:陽曲縣這幾年建設得非常好,他們大部分也愿意接受的。

    郭曉青:那從一開始就是普及知識,到現在實現了“美麗鄉村”的垃圾治理,用了多長時間?

    李江林:我們去年下半年開始運作的,到現在就是一年半。

    郭曉青:接下來目標是什么?

    李江林:讓全縣的農村普及垃圾分類。

    郭曉青:包括那十幾戶、二十幾戶的。

    李江林:對。

    郭曉青:兩位是太原市的身邊好人,他們做的事情說起來,如果用“感天動地”來說,真的也沒到那個份上,但是在這個潛移默化當中,讓我們感受到了“感天動地”的力量,一個是兩年做一個大的救助事件,呼吁更多的人參與進來;一個是用一年半的時間從最難的地方,鄉村垃圾治理開始入手,讓陽曲縣變成了美麗的鄉村,而且接下來還會延伸到陽曲縣每個鄉村的角落里去,這個工作是一個更加艱苦的過程。我們祝他們成功,也祝他們心想事成。謝謝你們,網友們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