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校長話文明——萬柏林區第二小學


發表時間:2019-12-18 03:02:00 來源:

郭曉青:網民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繼續收看我們校長話文明網上系列訪談節目。我們的節目在繼續著,我想通過我們的節目,大家可能對于校長,對于老師,對于孩子們,對于他們文明素養的養成有一個大致的了解,我們還是重復那句話,種好一顆文明的種子,扣好人生一顆端正的扣子,今天我們為大家請到的是萬柏林區第二實驗小學的校長李艷紅。李校長您好!

    李艷紅:主持人好。

    郭曉青:一看您就是小學校長的樣子,每天您跟孩子們見面最多的時間是什么時間?

    李艷紅:從孩子們上學到放學,我們基本都在一起,而且我也帶課,所以跟孩子們接觸更多一些。

    郭曉青:您見到一年級和六年級的孩子,語氣的表達不一樣是嗎?

    李艷紅:是的。

    郭曉青:比如我現在是一年級的孩子,您怎么說?

    李艷紅:孩子們好,我們會親切地彎腰和孩子們說話。如果見到高年級的孩子,是一個平等的朋友式溝通,讓孩子們樹立起自信和自尊。

    郭曉青:哪個年齡段發生這種轉變?就是把他當成小朋友和平等朋友的身份。

    李艷紅:一般在中年級的時候孩子們的思維由形象思維變成抽象思維了,他們認識事物,認識世界眼光也不一樣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們也會轉變教育方式。

    郭曉青:比如我們在校園里面要對他們進行文明禮儀、文明行為的教育,那么一年級和六年級如果這種視覺發生變化的話,這種文化的方式也會發生變化。比如孩子們的校內會跑會跳,這是很正常的釋放天性,但是有的會出格,我見到過一個,他會坐在樓梯扶手上,從三層出溜到一層,如果是一年級的孩子,我們怎么告訴他?

    李艷紅:我們一般在開學的時候,就把常見的問題要針對班主任進行培訓,班主任要給孩子做示范,讓孩子們知道什么是對的,什么是錯的,怎樣做是對的。如果遇到孩子出現了這種問題,我們首先別驚嚇著孩子,因為怕再發生危險。所以我們會輕輕走過去,先把孩子抱下來,穩定一下情緒,然后告訴孩子危險在哪里,為什么不能這樣做,然后安撫孩子。更多的是告訴孩子該怎樣做,而不是不能怎樣做,這樣的話他頭腦里面強化的是正向的東西。指責的話,其實孩子沒有得到正確的指導。

    郭曉青:到六年級的話這種事情就會越來越少。

    李艷紅:六年級有他們的思維方式,會呈現出來不同的特點。

    郭曉青:我的理解,小孩子的這種打鬧,可能自己傷自己的可能性大一些,而高年級的打鬧,互傷的可能性更大。

    李艷紅:雖然不能完全這么說,但確實有這種傾向,孩子年齡大了以后,他認為他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多,他會做一些超出范圍的東西,他要證明自己的能力、主權和自尊,所以彼此之間可能摩擦就會多一些。

    郭曉青:所以對于高年級的孩子,我們在教育他們文明禮儀、文明舉止的時候,我們在尊重他的基礎上,可能這種教導的語氣會多一些。

    李艷紅:不僅僅是教導,我們要引導孩子分析。我們要通過現象,來分析他帶來的問題、危險、做事的利弊,讓孩子在懂理的基礎上再進行規范。

    郭曉青:其實就是一個養正的過程,讓他慢慢從習慣變成自然。但是這個過程是蠻痛苦的過程,他每天也在跟自己斗爭。

    李艷紅:我們首先跟我們的管理人員,跟我們的老師樹立一個觀點:孩子在沒有上學之前形成一種習慣,我們要糾正孩子不良習慣,一定不要認為孩子是專門要做的。他不是主觀故意的,實際上是無意識的,包括大聲喧嘩、來回跑動,他有他的天性在里面,所以不要認為孩子是故意的,他只是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些不合規范的事情。

    郭曉青:我們是有自己一些規律的,我看到我們把這些都變成了兒歌,我記得在部隊飯前要唱歌,要有這種情緒,我們給孩子編成了這種兒歌,我們怎么編呢?

    李艷紅:這些兒歌只是一個載體,就是希望孩子們能夠喜聞樂見的,我們在爭得這個習慣養成的時候,希望有一個標準,通過兒歌的形式來傳達這種標準。

    郭曉青:我們有哪一類的兒歌?干什么用的?

    李艷紅:孩子們從上學、放學、上操、下操、入課、樓道禮儀、師生問好等方面,其實都有兒歌,每個年級也會根據自己的特點自選一些習慣養成方面的內容,然后根據學校統一的步驟,有序地去做。

    郭曉青:比如說洗手,我要怎么洗,要洗多少次,動作是什么樣,他就會牢牢記住,變成自己的行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好辦法,因為很多歌我們還得譜曲,還慢一點,兒歌是根據自己班級、年齡、學校自己的特點,就這樣上口了。

    還有一個特點,你們學校有體育館。

    李艷紅:是的,在太原市有體育館的學校不多,尤其是小學。有體育館并不是多了一個場館的問題,而是解決了孩子們很多在室外沒辦法解決的困難,比如天氣不好的時候,比如乒乓球、羽毛球有風力影響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室內進行,同時在室內,孩子們可以學會互相謙讓,培養堅強的意志。

    郭曉青:還有一個晉韻一條街,這么小的孩子他能體會到嗎?

    李艷紅:不同孩子的體會是不一樣的,晉韻一條街我們是把山西的一些老字號,一些典型的店鋪搬到這條街里面,比如日昇昌票號,還有老字號藥鋪等等,給孩子是一種文化和晉商精神的熏陶。孩子們從大算盤、藥罐、茶具等等,可以了解到晉商的文化,大量的孩子們可以在這兒進行深入研究和學習,它不僅僅是我們學校的學習基地,也是萬柏林區的綜合實踐基地。

    郭曉青:我們把學校做成了區里面的教學實驗基地,說明我們讓孩子們把握晉韻味道的同時,也讓孩子體會到了山西文化對人心的滋養。

    李艷紅:對,見證了我們價值觀的落地,比如晉商里面體現了誠信、節儉、自強不息。

    郭曉青:還有民族自豪感。

    李艷紅:對,愛家鄉,愛祖國的情緒也都融入進去了。

    郭曉青:還有一個有特點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千秋博物館。晉韻一條街里面應該含有博物館的成分吧。

    李艷紅:有一些。

    郭曉青:那為什么要分開呢?

    李艷紅:千秋博物館里面把太原的歷史、企業的歷史、學校的歷史,三種歷史融合在一起,它的呈現角度是不一樣的。

    郭曉青:那就是讓我們在這個學校上學的孩子們意識到這塊地方曾經是什么地方,其實就是讓歷史延續,不要割斷歷史。

    李艷紅:孩子在游走、研學過程中,很多實物,很多圖片等等,都要在里面接受熏陶、浸潤。

    郭曉青:孩子們會和家長講嗎?

    李艷紅:會的,孩子們很自豪,我們也會請家長來參觀孩子們得到什么樣的文明熏陶,所以孩子們很自豪,所以更好是笑容的傳達。

    郭曉青:歷史的傳承就是這樣,文明的概念也不簡單是一個文明行為和舉止,我們要從表象的行為舉止里面,看到它里面的豐富內涵,是一個有文化的,山西太原的文明人。

    說到這里,你們這個學校還有一個有特點的地方,就是孩子們的自理能力。我們一般想到的是孩子們的個人衛生、個人生活料理,這是自己可以管理自己的,而你們把學生自治放大到一個管理層面,孩子們可以嗎?

    李艷紅:這個自治實際上是老師和學生共同來做的。你可能提到的是年級自治,實際是老師和學生共同參與的,每個年級我們有500人左右,所以如果能把機構,包括運行機制稍作改變,也許能更大地調動學生和老師的積極性,所以我們從轉變機制開始,創立了年級自治的運行機制,老師帶著學生共同大家目標。我們有年級組長,年級組長會對所有的任課教師開會,一起完全共同的目標。最終年級自治通過老師、學生,共同打造的是學風正、習慣好、有特色的年級氣質。

    郭曉青:舉個例子,比如年級自治,比如三年級的孩子,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李艷紅:年級自治里面,我們目的還是希望孩子們的言行舉止能夠達到文明的程度,我們首先調動的是班主任和孩子們,一起來分析我們班的問題,年級的普遍問題在哪里,當我們達成共識,年級組長就會召集整個年級的所有任課教師一起商討,形成一個解決方案,這個方案里面,我們就會涉及到所有課研教師在課上課下如何配合,要求是什么,我們孩子自己能做到什么,通過老師指導又能做到什么,這樣把它進行分層,這樣的話,比如樓道大聲喧嘩的問題嚴重,孩子們一旦意識到這是個問題,那么他參與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就會提高,他得到尊重以后,自覺性也會增強。

    郭曉青:這存在一個矛盾,比如課間十分鐘,這就是孩子休息下來的時候,難免聲音就大,這個時候大聲喧嘩是允許的吧?

    李艷紅:我們一般分幾種情況,如果聲音特別大,你會影響到別人,這種是不允許的。在樓道里面,兩個人之間能夠聽到,或者周圍的人能聽到,這都是可以的,就是說盡量減少自己的音量。

    郭曉青:我們從孩子抓起,告訴孩子習慣就是這么養成的。那么我們小學出來的孩子,是什么樣的形象呢?

    李艷紅:一方面我們希望孩子們出來以后細節上能做到文明有禮,我們提倡自信、微笑、愛心,自信是一個人的精神風貌,是一種氣質,微笑因為我們希望傳達給別人一種正能量,愛心,我們希望現在的孩子不但要學會照顧自己,還要心中有他人。所以這三點,希望我們的孩子都能成為有溫暖的,有愛心的,能把正能量和愛心輻射到社會上的好孩子。

    郭曉青:什么樣的學校是文明色彩比較濃厚的學校?什么樣的學生是文明的學生?剛才校長的這一番話告訴我們,從他們的角度看到的,就是自信、微笑、愛心,從你們學校做起,輻射到全社會吧!感謝校長,也感謝您的收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