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銜著春光飛來


發表時間:2019-03-27 10:35:00 來源:太原文明網

  開春了,布谷鳥叫著,農人開始插秧播種?!把嘧觼頃r新社,梨花落后清明?!兵B兒仿佛季節的時鐘。

  小時候,我們把燕子當作家鳥,它們生長在每家每戶的堂屋里,與我們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一點不認生,知道農家的茅草房子就是它們的家。

  燕子們挑選中意的人家筑巢——和善積德、代代忠厚。燕子們認準了這一家,年年晚秋去了南方,到了柳芽萌動之時,它們依然會回到這里。

  建燕子窩是很費工夫的事,它們從河邊或者池塘邊,一口口銜來稠稀適中的黃泥。一個春天,層層疊疊的一口口泥粘在一起的燕子窩就壘成了。燕子窩也是一件藝術品,它們形態各異,是美的建筑。

  不知不覺,幾只燕子就從燕子窩里伸出了頭來,嘰嘰喳喳的,等著爸爸媽媽啄來吃食,它們一個個永遠吃不飽的樣子,也像我們小時候腋窩底下永遠夾著一個煎餅一樣,邊玩游戲邊咬一口。

  奶奶是非常和善的人,對家中的燕子窩自然十分呵護。受奶奶影響,不用她說,我們也從來不會去捅燕子窩。年年春天,我們都盼著燕子們回來,燕子們嘰嘰喳喳叫時,我們四五個孩子也是嘰嘰喳喳地圍著桌子吃飯,一碗粥、一張煎餅、一盤素炒土豆絲或者素炒蘿卜絲、一碟小咸菜,我們吃得香噴噴的。燕子也似乎成了我們家里的一員。等有一天,那些燕子不再嘰嘰喳喳了,那就是一窩燕子長大了,它們一只只飛出去,去另一個屋檐下做窩。

  奶奶會說,等你們長大了,也會像燕子一樣,都飛到遠方去。那時候我們還不能理解奶奶說的遠方在哪里,也不會放在心上。然而,當我們一個個長大,真的都離開了家——大哥到百余里外的地方上班,二哥、我和弟弟都走上從戎的道路,到了千里在外,這才憶起奶奶的話。

  雛燕們在窩里有時候也爭來爭去,不小心就會擠下來一個,我們總是小心翼翼地用木棍把燕子送回窩里。

  燕子們起得早,勤勞人家也有早起的習慣。奶奶早起先去菜園里采來帶著露水的新鮮蔬菜,父親早早起來提著水桶去井邊打水,母親是三更半夜就起來了,她要先攤完一盆玉米或者地瓜糊子的煎餅,然后還不能耽誤天亮去生產隊里上工……人勤春早,只有在這樣的人家,你才知道一寸光陰一寸金,日子貧苦卻津津有味,一點也感覺不到物質匱乏的焦慮。奶奶的和善、父親的寬厚、母親的勤勞,都是遺傳到我們身上的最好的品質。

  燕子們也是在晨光里出門,或是筑巢,或是去為雛燕們逮螞蚱等昆蟲,它們必須不遺余力地勞作,才能維系一個家庭的繁衍生息。

  燕子們出門,我們幾個孩子也會背著書包去上學。在熹微的晨光里,我們高聲朗讀,每一篇文章都背得滾瓜爛熟,偶爾扭頭看看窗外,電線上的燕子也排成了一隊,嘰嘰喳喳上早課一般。

  有意思的是,有的人家懶惰,晚起床,早睡覺,燕子從南方回來時,就不在那一家做窩了。還有的人家,嫌棄燕子嘰嘰喳喳的叫聲,一竿子把燕子窩給捅了。它們一傳十十傳百,

  這樣的人家再也沒有燕子來住。大概是因為沒有燕子早晨催促著起床,一家人也越來越懶,日子過得越發不如人意。

  一戶人家的家風和性情,燕子是能感受到的。

  又是一個春天來了,燕子們又要回到北方了,伴著桃花杏花的盛開。我記起多年前詩人苗得雨的詩句:“不要學花兒,只把春天等待;要學小燕兒,銜著春光飛來?!?/p>

  銜著春光的小燕子給人們帶來了春光和希望,帶來了生機與活力,人類的家園里正是因為有了它們,而響起了催人上進的進行曲。

  你看,一些設計者們特地在樓房板檐下留出了空間和平臺,燕子們便會循著愛飛來,找到自己的棲身之地。它們的尾翼會像二月春風的剪刀,燕語呢喃里,裁出千萬柳絲,裁出綠葉與花朵。來源:《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