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落葉吹進門口的鞋子


發表時間:2018-11-14 04:07:00 來源:太原文明網

  鮑爾吉·原野

  蒙古櫟樹的葉子變成鵝黃色。它們的葉子都長在高高的樹尖上,葉片寬大,風吹來,葉子翻滾得比別的樹葉子更迅疾。大哈日巴爾山的南坡長滿蒙古櫟樹,山腳圍一圈兒樟子松,好像是櫟樹的衛士。往阿闌河對岸看過去,大哈日巴爾山好像是一只臥睡中的老虎,頭尾金黃。細看,它金黃的皮毛間有一群又一群的黑鳥起落。

  這是圖瓦國南部接近蒙古國的地方,我來到住在這里的哈薩克歌手艾爾肯的家中,聽他唱歌。艾爾肯說他們這一支族人在西伯利亞已經居住了兩百多年,歌曲的旋律和住在中亞的哈薩克人不一樣。我聽出來了,節奏接近于蒙古長調,還有布里亞特人的薩滿音樂的味道。陽光從西面的薩彥嶺射過來,艾爾肯的氈包的門前如同撒了一層金屑,波斯菊的影子盡情拉長,好像它進不來氈房,要派影子進來。氈包里鋪著來自阿拉木圖的紅地毯,松木餐桌上擺滿奶食品和野生水果。艾爾肯彈冬不拉唱歌時,大約一分鐘看一下他老婆然薩的臉,仿佛不看就唱不下去或記不住詞。然薩每次都沒讓艾爾肯落空,用眼睛把歌詞和旋律遞過去。艾爾肯和然薩像兩個兒童,或者像生活在戈壁灘上的兩只兔子。他們彼此相愛,但他們更愛大哈日巴爾山。他們以崇拜的口氣談論松樹、馴鹿、芍藥花、露水和風。他們相信世上有妖怪,相信把鹽抹在靴子上會使鼠尾草死掉。這不是兒童嗎?在圖瓦和布里亞特,我見過許多這樣單純幼稚的人。

  天快晚了,艾爾肯和然薩要去山下找羊,我和他們一塊去。在氈包外,我看到我脫在外面的黑皮鞋里塞滿了鵝黃色如絲綢一樣的樹葉子。我問這是怎么回事?艾爾肯得意地看氈包附近的蒙古櫟樹,說風把落葉裝到了你的鞋里,它們想到中國去。他們倆穿高腰靴子,里面沒刮進落葉。蒙古櫟樹的黃葉子在樹上抖動,像一群金魚逆著激流游動。薄薄的云朵圍著大哈日巴爾山旋轉,從這棵樹的樹葉里鉆出來,鉆進另一棵樹。天空的藍色和黃葉子擺在一起,仿佛是水彩畫家還沒畫完的畫,白云沖進來阻擋黃與藍的色彩對比。

  艾爾肯和然薩往山下走。然薩肩上披一塊深綠色的雨布,艾爾肯腰上扎著白色的外套。他們戴著哈薩克人的氈帽和繡花帽。我覺得這使這兩個人更像兒童。中國人不怎么戴帽子或亂戴帽,哈薩克人的帽子已是他們身體的一部分。他們恭謹地戴著自己民族的帽子,帽子下是他們純樸可愛的笑臉。哈薩克人的帽子好像還是歌聲的一部分,是草原、雪山和河水的一部分,是艾爾肯和然薩頭頂的花朵和樹冠。我們往山下走,樹的隊伍里又增加了白樺樹和落葉松,明亮的、毫無聲息的溪水在林間流過。溪水把落葉分開,露出水下黑黑的泥土。壁虎般的松鼠從松樹上垂直而下或垂直而上,仿佛在搬運自己碩大的尾巴卻不知把尾巴放在哪里好。山下有一片開闊的草場,高高的金黃色的秋草尚未倒伏,十幾只羊在草里緩緩游動。羊群后面跟著一個七八歲的哈薩克小女孩,她戴著紫紅色的帽子,上面插一根潔白的羽毛。她是艾爾肯和然薩的女兒。女孩朝我們招手,她跑過來,紅色的坎肩和白裙子在金色的草浪里跳動。艾爾肯和然薩跟女兒擁抱,如久別重逢,估計他們的分別只有一下午。

  我們往回走,羊群在我們的前面挑有石頭的路走,因為它們是山羊。這些山羊如果沒有胡子和犄角,就是一群猴子。它們極為靈巧,人還沒看清,它已從石壁的邊緣爬上去了。我覺得它們如果會采藥,早都是富翁了。山羊比綿羊的表情肅穆,有些兒童書把山羊畫成學究,它們看上去確實有一些書卷氣,至少有會計的氣質?;氐綒职?,山羊排隊進了羊圈。氈包前放了好幾雙鞋,中國產的綠色農田鞋。艾爾肯說,我把鞋擺在這里,讓落葉鉆進去過冬,明年春天穿鞋的時候,腳上有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