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大雁在天空的道路


發表時間:2018-10-10 09:24:00 來源:太原文明網

  鮑爾吉·原野

  大雁不亂飛,如果你的記憶和觀察力足夠好,會看到大雁在天空沿著一條道路飛行。仿佛這條路的兩旁栽滿了高高的樹木,大雁準確地從樹木中間穿過而不會碰到枝葉,天空的道路會轉彎,大雁也隨之轉彎。這條路的寬度剛好是雁陣的寬度,大雁們不疏落也不擁擠地從上面飛過。

  大雁飛過后,我們看它們飛過的天空一無所有。這說明我們的視力有很大的局限性,眼睛還沒有進化到看見所有事物的程度,暗物質只是人類想見還沒見到的物質之一。但人見到眼前的一切已經夠了,這些已經足夠人類應付了。在大雁的眼里,天空上的河流湍急流淌,天上長著人類看不見的莊稼與花卉,這些植物不需要土,它們的根扎在云彩上。天上的花卉見到哪個地方好,就飄下來待一夏天。我聽新疆的人說,他們看見一片山坡上長著好看的、不知名的花,第二年就見不到了。這事很簡單,這是從云彩上飄下來的花,第二年去了別的地方。

  大雁飛過時,我多希望它飛慢一點,讓我看清它筆直排列的橘紅腳蹼和翅膀上精致的羽毛,好像它偷著藏起了許多18世紀西方作家的筆。大雁排成倒V字從我頭頂飛過,仿佛是一艘看不見的潛水艇激起的浪花,然而頭頂掠過的是大雁白白的軀干和黑褐色的翅膀。它的翅膀伸得那么寬,好像去抱一捆抱不動的干草。好笑的是它雙翅邊緣的羽毛向上挑起來,如樂隊指揮伸出食指指示哪一件樂器節奏快了一拍。雁陣飛走后,天空寂寥,也沒有傳來大雁才聽得到的波浪和樹葉的喧嘩聲。雁陣飛得那么遠,陣形仍然不變,仿佛地面站滿了檢查它們隊形的檢察官。大雁快變成黑點時,云彩跑過來模仿它們飛行,但沒有隊形,也沒有橘紅腳蹼和向上挑起的翅羽。云彩不過是渾渾噩噩的群眾,它們從眾,自己并不知飄向哪里。云彩還喜歡亂串門,這一片云無由地鉆進另一朵云中。婦人絮棉被常常揪一朵棉花絮在這里,又揪一片絮在那里,絮在棉花薄的地方,仿佛是揪云彩。

  在河岸行走的大雁比鵝還笨。它們的雙腳站立還勉強,走路如同陷入淤泥里。你想不到這么笨的大雁飛起來那么好看。那雙笨拙的、橘紅色的雙腳終于可以不走了,像兩支筆插在筆架里。飛行的大雁,伸出長長的脖子,仿佛等待有人給它們掛上不止一枚勛章。大雁知道,世界不是走的,而是飛的。沒有誰能走遍全世界,卻可以飛到。大雁在飛行中看見丑惡的拿著獵槍的人變得渺小,它看到蔚藍的湖水向身后退移,比退潮還快。在大雁眼里,山峰并不高聳,如披著袈裟的僧侶在地上匍匐。細細的小河巧妙地繞開山峰,找到了山坡上的花朵。

  大雁永遠在隊伍當中。六只大雁一起飛行,十二只大雁一起飛行。大雁從來不像麻雀那樣偷偷摸摸地獨自飛行。夜里雁群睡覺,老雁站崗。在天上飛翔,老雁用叫聲招呼同類。雁的家族,一定和和睦睦。蒙古人把鴻雁親昵地稱為鴻嗄魯,視如親戚。鴻雁守信,每年某月某日來到某地,從不爽約。蒙古人看到走路歪歪扭扭的鴻雁又來了,帶來了小鴻雁。它們在天空排成雁陣,仿佛是禮兵的分列式。蒙古人看到這些鴻雁喜笑顏開。

  為寫這篇小文,我打開百度尋找大雁的照片??吹剿鼈兛蓯鄣?、充滿禮儀感的大雁的樣子后,又看到了百度百科的第二篇文章:“大雁的吃法。紅燒大雁……”這讓人沮喪極了。我在沈陽航空博物館附近看到一家飯館掛的招牌即是“燉大雁”。魯迅假狂人之口,說幾千年的中國歷史每一頁都寫著吃人。人的歷史何止于吃人,還吃可以吃得進嘴里的、有肉的一切生物。人的祖先在饑饉年代可能都吃過人,這種基因多多少少總要遺傳下來。在法制時代,吃人不可,便吃雁、吃貓、吃狗、吃蛇,吃其化學成分為蛋白質的血肉之物,而不管那些動物是否友善與可愛。達爾文說人類是進化而來的,我見到一些人之后立刻懷疑這個學說,人是進化來的嗎?好多人并沒進化過,一直是野獸。他們是怎樣逃脫了進化又衣冠楚楚領到人的身份證呢?用我老家的話說:“他媽媽怎么生出這么個玩意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