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蕎麥面


發表時間:2018-09-26 09:53:00 來源:太原文明網

  鮑爾吉·原野

  科爾沁人幽默詼諧,創造了很多辛辣喜樂的民歌——《萬麗花》《高小姐》《維胡隋玲》。他們身材結實、寬大。在通遼的火車站和汽車站等車的蒙古人,仿佛是一家人,至少有血緣關系。他們有相貌氣質上的近似性,看得出卻說不出??茽柷叩哪腥诉m合被畫成肖像畫,他們的表情在緘默中包含變化的豐富感。男人的鼻梁直,嘴的線條鮮明,有黃眼睛和灰眼睛的人,他們愛吃蕎麥面。

  科爾沁人不對他人奴顏婢膝,給他們天大的好處,他們也不愿意諂媚對方。追求自由的人討厭諂媚。諂媚里面有一半是欺騙,另一半是失去了自由??茽柷呷藧鄢允w麥面。

  科爾沁人走在白茫茫的沙坨子上,曬熱的沙子可以治療風濕病。沙坨子凹處的泉水甘甜怡口,那是小鳥和牛羊的水源地。張作霖的兵士搶占了好草場和好耕地,把科爾沁人趕進沙漠里。所有在沙漠里長大的人全都驍勇善戰。他們喝了沙漠里的水,吃了沙漠上生長的莊稼,變得倔強。僧格林沁和嘎達梅林都是科爾沁人,他們永不屈服??茽柷呷松砩系难葎e人流得快,容易沖動,科爾沁人愛吃蕎麥面。蕎麥面做的貓耳朵湯何等美味。我寫下“貓耳朵湯”這四個字時耳邊已經傳來轟隆隆的聲響,似奔雷,如泄洪,那是科爾沁人手端大碗吃貓耳朵湯發出的音效。大碗放在嘴邊,右手用筷子往嘴里扒拉面湯,像用石塊堵住河岸決堤的缺口——轟隆隆。一碗下肚,第二碗接著轟隆作響。他們咀嚼嗎?肚子比嘴更需要貓耳朵湯,口腔不應該揮霍太多的時光。一般說來,人吃美味都采用吞法,細嚼就沒什么味道了。你看貓吃魚,鷹吃兔子,魚吃蝦都不嚼,科爾沁人吃蕎麥面貓耳朵湯也可能不嚼。反正我不嚼,貓耳朵湯進我嘴里如武生在戲臺上翻跟頭,三兩下順光滑的食道進入胃囊,它們回家了。

  我祖籍在科爾沁的科左后旗,出生地和生活地點在內蒙古和遼寧的城市。隨年齡增長,越來越多地顯示科爾沁人的個性。海水退潮之后,沙灘上的貝殼才歷歷在目??茽柷呷说男愿窈门c不好,讓別人去說吧,我們只說蕎麥面。我越發愛吃蕎麥面,如同越發愛喝紅茶。我覺得自己像那位到法國小鎮參加馬拉松比賽的日本選手,他跑啊跑,跑到一個地方停住了腳。他覺得這個地方十分適意,就不走了。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人們現在也不知道那位日本選手身在何處,只知他跑到一片樹林停住腳,走進去再也沒出來,忘記了比賽以及一切。有人說他是怪人,我覺得說他是怪人的人才是怪怪的人。他跑了一輩子就是為了找到那片樹林,即使這片樹林不在法國也要鉆進去不出來。對我來說,這片美好的樹林就是蕎麥面和紅茶,組合成科爾沁的血肉。

  蕎麥面你好嗎?我看到灰色的(也有發紅發黑的)蕎麥面,覺得幸福就在身邊。平時吃飯,有什么吃什么,果腹可也。但每次看到大碗里的蕎麥面湯,心里不禁浮起許多贊頌詞,福氣太大、洪福齊天。遇到賢達之士,他們談到世界局勢,談股市、高鐵、小說、書法之時,我每每想把話題轉到蕎麥面上。我跟他們談貓耳朵湯和拉拉湯。貓耳朵湯前面已談過,現在說一說拉拉湯。此湯與北京人士說的疙瘩湯是一回事,食材是蕎麥面。疙瘩湯由于有了蕎麥面而熠熠生輝??茽柷呷朔Q疙瘩湯為拉拉湯。水沸,把和好的稀面轉圈兒下進鍋,便有了一片盛世風光。湯里可以隨便放什么蔬菜,科爾沁人喜歡放一些肥羊尾、奶油。我只放菜,西紅柿、生菜、黃瓜片都不錯,臥倆荷包蛋也行。盛進碗里,轟隆隆的響聲震耳欲聾(指自己的耳朵)。上帝給世界造了那么多東西,不獨山巒海洋,還有香蕉榴梿這些奇怪的美味。上帝沒忘記造出蕎麥,這是多大的恩惠??!上帝造蕎麥的同時造出了紅茶、玉米面“杰日瑪”(炒面),太夠意思了!上帝啊上帝,你誰都沒有忘記,心里始終裝著人民。

  月夜,蕎麥地里的白花為大地繡了一件紗衣,月光照過來搶這份功勞。白晝里,蜜蜂飛到蕎麥花上采蜜,如同給白花釘上一枚枚金黃的紐扣。我站在蕎麥地邊上會想起貓耳朵湯和拉拉湯,這里是它們的祖籍。蕎麥施展了怎樣的魔法才結出了蕎麥?這個秘密沒人告訴咱們,蕎麥花不說月亮不說,鍋也不說??茽柷呷瞬还艹远嗌傺蛉?,墊底的還是蕎麥面拉拉湯。他們唱著情歌,喝著燙嘴的紅茶,抽著旱煙。他們血液里的肝糖來自玉米面和蕎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