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我夢見了的夢


發表時間:2018-08-15 10:05:00 來源:太原文明網

  鮑爾吉·原野

  在夢里,我走進一片蘆葦地,葦葉在風里摩擦,像說話。再往前,一條河靜靜流過,上面飄著蘋果樹的白花。我想,這是什么河——在夢中想事情最艱難,主管思考的大腦區域正在睡眠中——想不出來。沒一會兒,腳下灰綠色的馬蓮葉子底下露出一堆帶褐色地圖花紋的蛋。我想,這是什么蛋呢?是王八蛋嗎?又沒想出來,夢黏稠。河面鳧游過來一群綠頭野鴨,舉著翅膀嘎嘎叫。噢,野鴨蛋。我說我沒動你們的蛋,野鴨還拍翅大叫,我舉起雙手退出葦子地。那邊傳來歌聲,野鴨的歌聲,跟黑鴨子風格一樣,有輕柔和聲。

  我接著走,見一座大山從中間錯開了,東西兩側生綠草,中間閃開黑石對峙的裂縫。我終于想起來,這是阿魯科爾沁旗(蒙古語意謂北面的弓箭手)的裂縫山,那條河叫海哈爾河,裂縫下曾出土幾十座契丹皇族的墓葬。我在阿魯科爾沁旗博物館里見過這片墓葬出土的壁畫——《楊貴妃教鸚鵡圖》,楊玉環胖得五官皆小,頸下三道摺子。還有小金人,遼白瓷提梁壺。

  我在夢里想,墓穴里會不會還有珍寶?揀兩個珊瑚大板指也不錯嘛。要是揀到一把錯金刀,我就不寫作了,把刀換成錢旅游之,新馬泰柬緬尼之,燉一鍋海蠣子加奶酪。裂縫山的縫開始活動,落石紛紛,縫往外裂,呈扇型。我的媽呀,快跑!我掉頭像兔子一樣狂奔,感覺耳朵已經貼在后背上。邊跑邊吐唾沫,吐晦氣,錯金刀和珊瑚大板指我全不要了,海蠣子加奶酪也讓給別人吧。開頭是跑,后來竟飛起來,離地不算高,12厘米許,雙腳不停踩踏,像哪吒蹬風火輪那樣,慢一點腳就沾地。

  跑一會兒,回頭看裂縫山恢復原形,關得挺快。但腳下多出了一條狗,黃白花,耳朵像海帶一樣垂在兩腮。我問:你是從裂縫山跑出來的嗎?它低頭,對著自己爪子嗚嗚幾聲,我理解為“是”。我問:裂縫山里有啥?它低頭嗚嗚。我問:裂縫山為啥擴大了?見野鴨蛋它就擴大嗎?狗昂起頭望遠方,竟說出人話(山西晉城口音):雙耳罐為你留著原封不動的水,爐膛發出光,奧德修斯。啊,我本想伸手摸狗腦門,卻嚇得縮回手,坐在地上。這……有點不靠譜吧?它說的是什么?誰是奧德修斯?我開始回憶——在夢里回憶如同穿鉛靴子在沼澤地里走,非常沉重。奧德修斯,我們單位有叫奧德修斯的嗎?沒有。雙耳罐?什么叫原封不動的水?我明白了,這不是狗說的話,它嘴里一定有微型音箱,一條導線連在肚子下面的錄音機上。我掰開它的嘴,牙黃而尖,有一顆斷了,但沒有小音箱。狗的肚臍下面也沒錄音機。

  奧德修斯是誰?我問狗。你忘了嗎?它驚訝地反問我,奧德修斯是荷馬史詩《奧德塞》里的人???狗又說:我愿趴在你膝上幸福的畷泣,奧德修斯。

  你怎么老提奧德修斯?這是阿魯科爾沁!我訓狗,狗點點頭。

  我準備問它的身世、籍貫以及在哪兒學的晉城方言,但睡意襲來,我咣當倒在長滿野花的草地上睡著了。是的,我在夢中夢見我再次入睡,這是躲避裂縫山奔跑累的。在這一次睡眠里,我依稀想,剛才那個狗去了哪里?它說的話太怪了。這時進入新的夢,我夢見自己站在一塊圓型土臺上,方圓百米許,周圍是絕壁,一塊白石上刻字:大蒙古帝國北元林丹可汗點將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