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悲酸海紅果


發表時間:2018-06-20 11:38:00 來源:太原文明網

  孫 濤

  《酸酸甜甜海紅果》是李洪先生的一篇很有地域文化特色的作品。作者以第一人稱的寫法,描述了大山深處,黃河岸邊,海紅和她的母親這兩位擅長民歌的母女,無法逃脫的愛情悲劇,以及她們人生的命運。這部作品,生活的氣息和塑造的人物,給讀者留下了耐人品讀的味道。

  許多年前,一位從北京來黃河岸邊采風的音樂老師,愛上了海紅的母親,當海紅的母親期盼著愛人將她接去北京,結婚成家時,音樂老師卻被發配青海,殞命于青海湖。海紅的母親生下了海紅,撇下了與那位音樂老師愛情的結晶,將自己的生命和被撕毀的愛情,一道投進了黃河。海紅承襲了母親的容貌和音樂天賦,不幸的是,她也愛上了一位來黃河岸邊采風的音樂人。

  中國的傳統小說,多以呈現生活的原生態為特色。正是在這種呈現中,作家完成了對現實的思考和批判。小說的基本形態是故事,最終目標是塑造人物形象,小說的敘述方式,只是一種技巧。當作家一味偏重于情節和技巧時,作品便會流于通俗和獵奇,為了爭奪讀者眼球,甚至弄出一些離奇古怪的情節,加上自以為是、不知所云的敘述方式,其作品,便可能缺失了一些審美的意義,和潛在的思想。只有作家對生活原生態的呈現,再加上主體思維的參與,在文字上不求生澀,不追怪誕,貼近生活,貼近大眾,不以大道理示人,盡力將思想演化入空靈的文字中,作品方可顯示出藝術的文氣,而非技術的匠氣。在這一點上,《酸酸甜甜海紅果》這部作品,無疑是較為成功的。

  這部作品的結構是現在進行時。這種時序,讓讀者極易跟隨著作者,進入作品描述的環境和場景。通過海紅這個藝術形象,作品向讀者展示了大山深處、黃河岸邊,民歌那種自發的生成和繁榮;展示了那些酸曲兒的歌聲中,基層百姓們,世世代代對外面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也展示了作者對民歌的一種認識和感悟。那是一種將山曲兒與整個生命融為一體的狀態和氣場;民歌對于這些歌手們,是“除語言文字外,另一套對生命、生活、生存狀態、理解、體悟、表達的符號系統”。這是作者對民歌藝術的深切認識和感悟,也是對文學藝術源于生活的深切認識和感悟。好的文學作品中,人物的活動,是在引領讀者悅讀,同時能引發讀者的共鳴,那便是一種必然的結果了。這種現在進行時的結構,并非完全拋棄了技巧。作家對海紅身世的探究,為讀者留下了懸念,也極自然地引出對其父母往事的倒敘。這里的倒敘,筆墨不多,僅僅是海紅舅母的幾句話,作品便完成了現在時序與過去時序的連接,也完成了對母女兩人愛情悲劇社會因素的批判。這種批判,融合在對人物形象的塑造里,而對人物形象成功的塑造,也就使這種批判,有了能讓讀者沉思的內涵和力度。

  過去、現在、未來,永遠是歷史不可逆轉的進程。這部小說沒有描述未來,卻讓讀者看到了未來。那就是許多年以后,當年來到大山深處、黃河岸邊采風的音樂人,已經成了一所音樂學院的教師。那名當年靠誣陷手段,做了海紅丈夫的男人,將他與海紅的女兒送來了,海紅希望自己的女兒,能靠天生的音樂天賦,在當年戀人的輔導下,來年報考音樂學院,走出大山,由黃河岸邊,邁向圣潔的樂壇。面對生于大山深處,黃河岸邊的又一代“毛眼眼”,她的未來,不是充滿了作者、以及讀者的無限希冀和美好的憧憬嗎?

  小說的題記中說:“海紅果,薔薇科喬木,海棠樹之果實,果皮色澤鮮紅,果肉黃白,果香馥郁,鮮食酸甜香脆?!蔽乙苍诖笊缴钐?,黃河岸邊,品嘗過這種成熟的海紅果,它確實“果香馥郁,鮮食酸甜香脆”。然而,在這部名為《酸酸甜甜海紅果》的作品中,起初我品嘗到的,卻是一種悲酸,甚至有一絲又一絲揪人肚腸的苦澀。只到讀罷作品的結尾,我才感覺到了一種甜味。作者把握住了這部作品的韻律,這,也是這部作品令我嚼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