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春來發幾枝


發表時間:2018-05-08 來源:太原文明網

  喬忠延

  寫下這個題目是要表達一點情思,不過,這情思不是私密的戀情,而是太原讀者留給我難以忘記的熱情。

  離開太原好幾天了,那熱烈的掌聲仍在耳邊轟鳴,那絡繹的人群仍在我的眼前移動。掌聲是在我講述時響起的,人群是在我簽名時絡繹的,真沒想到,真真沒想到,一本書會激發出讀者這么大的熱情。盡管那幾日太原的春天并不明媚,剛剛升高的氣溫隨著倏爾飄灑的雨點跌落下來,可是寒意絲毫沒有澆滅讀者心中那團求知的圣火。

  這是一本講述歷史的圖書,一本借用成語講述歷史的圖書。寫這本書,我確實費了不少心思。不是費盡心思寫作,而是費盡心思確定解讀歷史的方式。若是緊步前人后塵,何須我再生產文化垃圾。是呀,中國歷史確實漫長,不要說風華正茂的學子,就是跨出校門的成人,要把朝代更迭搞清楚,要把世事興衰銘記住,絕非易事。更別說用全新的觀點審視歷史,激活歷史,鑒古知今,明辨得失。改革開放初期,林漢達先生寫出了《上下五千年》,該書的面世,確實起到了普及中國歷史的很好作用。之后,圖書層出不窮,然而遵循的還是《上下五千年》的基本套路。如今,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已由新時期進入新時代,時代的變化讓人們的生活、學習、工作的節奏加速再加速,甚至出現碎片化閱讀的現象。如何適應快節奏的時代,滿足廣大讀者,尤其是青少年學子對歷史文化的渴求?我挖空心思,就是想用更精煉的方式,更新鮮的觀點,解讀五千年文明史。

  驀然云開日出,是我想到了中國成語。成語是中國文化的獨特結晶,每一則成語幾乎都攜帶著歷史的體溫。何不用成語的珍珠綴合成一條歷史的項鏈?當然,即使用成語牽引歷史,也不能太多,太繁,否則,還會陷進歷史的汪洋大海,難以回頭是岸。我開始埋頭閱讀,讀歷史,選成語,最終一百個成語如一百顆熠熠發光的珍珠閃亮在書案。我鎖定思緒,就這樣:讓讀者通過這一百個成語讀懂中國史,記憶中國史。

  遴選確定,就可以敲擊文稿了吧?且慢,還有一項重要工序,即讓歷史煥發出全新的活色。不能讓讀者陷落于歷史深處坐井觀天,而要引領讀者跳出來坐天觀井。要讓讀者看到,靠暴力推翻皇帝,不是社會進步的動力,而只有對自然規律的發現和揭示,才是先進的生產力。要讓讀者看到,歷史陷進家天下的巢穴,皇權之爭引發的血雨腥風不止一次,導致的民族災難不止一次,結束皇權統治是中華民族的卸枷大舉,但卸除有形的枷鎖后,還需要卸掉無形的枷鎖。要讓讀者看到,法律應與道德并行不悖,農耕如此,商貿如此,偏廢哪一方社會都難安寧。要讓讀者看到,短期較量總是野蠻戰勝文明,但是在漫漫的歲月里,不可一世的暴力總會被同化消解,消解野蠻的力量竟是無聲無息的文化。文化的韌性和能量是無法估量的,其凝聚了神州大地56個民族,使之成為世界上唯一綿延不斷的文明古國。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由此提升新時代的文化自信,民族自信,應是撰寫此書的主旨。

  方略既定,伏案敲擊,歷時一年,書稿初成。所幸商務印書館的領導和同仁,慧眼識珠,給予出版發行,這就是《成語里的中國歷史》一書。所幸,他們甚為看重此書,在第23個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聯手新華書店太原市分店,開展圖書宣傳活動。為此,我才走進省城,三天中分別在省圖書館、市圖書館、杏花嶺區二中以及巨人教育集團,連續演講和簽售四次。也就是在這四次活動中,我收獲了無數次熱烈掌聲,簽售了數百本圖書。

  老實說,起初決定簽售圖書活動,我還有些忐忑不安,眼下微信泛濫,揚花飛絮,舉目四顧,別說在室內,即使在路上,埋頭于碎片沙礫中的人們屢見不鮮。碎片化瀏覽的洪流,沖擊著紙本閱讀,誰還愿意躬身再往書山行呢?哪能料到,省城竟然有如此熱情的讀者,冒著春雨早早來到現場,等待,聆聽,再用雙手為你的講述點贊,點贊出罕見的熱情。你還沒有從臺上走下來,一列長隊已經蜿蜒開來,甫一坐下,已有人將書本展開在面前。好感動,好令人感動,久坐在講臺上的我雖然有些勞累,但是再累也無法辜負熱情的讀者,也無法辜負求知的欲望,我拿起筆簽寫一本,又一本……

  我不敢怠慢,一本本簽下去,簽下去。如今靜下心來回首,哪是在簽寫,更像在采擷,采擷爆開在省城的報春花。

  春來發幾枝,報春無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