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紀念酸爽


發表時間:2018-04-25 來源:太原文明網

  王祥夫 

  好像是,沒經過什么討論或通過,人們一致認為山西人能吃醋。在外邊吃飯,總有人關心地問我來不來點兒醋?我說我從山西來但我不是山西人,雖然我不是山西人,但我多少還是要來點兒醋,尤其是吃餃子。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朋友里邊作家張石山好像是最能吃醋,每次吃飯前都要先給自己倒那么一小碗。這碗在北方可以說小,但到了南方就是用來吃飯的。張石山每次吃飯倒那么滿滿一小碗,我坐在旁邊總想著看他怎么吃那碗醋,但總是不等你留意,那碗醋早已經見底。

  山西出好醋。太原寧化府的醋好,怎么個好,光看每天排隊買醋的人就能知道,而且一打就是二三十斤。寧化府的老陳醋特別沖,這不合我的胃口,我喜歡淡薄一點的,比如北京的醋,顏色和口味都比較淡。我不太喜歡吃醋,但每到一地都會品一下。我認為鎮江的香醋很好,有股子煙薰的香味在里邊,蘸餃子很好。山西人吃醋,寧化府的醋還嫌不酸,醋打回來還要放出去凍一晚上,醋上邊結了一層冰,這層冰是水,把這層冰揭掉再凍,凍來凍去,這酸就更酸更濃。山西醋,好像不單單是酸,而是香,醋怎么個香,我說不來,這要去問張石山。我吃過的最酸的醋是在韓城,照例是,大家坐下來吃飯,第一件事就是張羅著要醋,醋端上來,顏色真是淡,淡黃淡黃的,這醋能好嗎?我倒了一點,我是小瞧了它,想不到韓城這淡黃的醋可真酸,一下子,嗓子和胃都有了反應,受不了。我從來都沒吃過這樣酸的醋,問了一下,才知道是柿子醋,以樹上結的那種柿子做的醋。我是第一次知道樹上的柿子居然還能做醋。

  我的母親,上了歲數以后好像就不會做東北飯了,我至今都很想念她做的酸飯,這種飯只在夏天吃,好吃而祛暑。先把玉米面發好,和的時候要稀一點,做酸飯得有特殊工具,是一個可以把發好的玉米面擠成面條兒的那么一個小管子,很像是美院學生擠石膏用的管子,但要小得多。發好的玉米面就是從這個管子一擠一擠下到鍋里。酸玉米面條很好吃,但要放很辣的青椒糊,是又酸又辣,但好像又不光是酸,酸之外還多少有些北京豆汁兒的味道。煮過酸玉米面條的湯很好喝,我現在喝豆汁兒就常常想到母親做的酸飯,覺著親切。

  黃河最北邊的那個小縣河曲,人們一年四季都喜歡吃酸飯,是小米子酸飯,吃的時候先上一小盆小米飯,這小米飯不那么酸,然后再上一盆兒酸湯,這酸湯是小米湯,發酵過的,很酸,然后再上一盤老咸菜,黑乎乎的老咸菜。河曲人把這個飯叫“酸撈飯”,酸之外,也有點北京豆汁兒的那個意思,我吃一回就喜歡上了,每次去河曲我都會找酸撈飯吃。其實不用找,一年四季,什么時候都有,什么飯店都會做,只要你喜歡吃,這個飯樸素開胃。

  山西人愛吃醋,當地人有句話是“女人不吃醋,光景過不住?!钡阋菃査麄優槭裁茨敲聪矚g吃醋?不少人都會說:“醋下火!”我常在心里想,山西人會有那么大的火?這么一想就讓我想到京劇《打瓜園》里的那個看園子的山西老頭兒了,別看他手抽抽著,背上又背著個鍋,但他的火氣可真大。我覺得是不是應該給他來點兒醋喝喝,而且最好是寧化府的老陳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