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var>
<var id="f17dd"><video id="f17dd"></video></var><cite id="f17dd"><video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video></cite>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strike id="f17dd"><listing id="f17d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f17dd"><strike id="f17dd"></strike></menuitem>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var id="f17dd"></var>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一輩子做最美好的事


發表時間:2018-04-19 來源:太原文明網

  上海兒童文學作家幾代同堂,高壽者多,95歲的任溶溶先生刷新的紀錄是,迄今稿約不斷,經常為《新民晚報》寫隨筆,口述老上海的童年生活。

  任溶溶老先生自20世紀40年代開始兒童文學的翻譯和創作。他翻譯作品很多,記憶中我讀過他翻譯的普希金的詩,羅大里的童話,英國作家杰姆·巴里的《彼得·潘》,還有好看到讓人癡迷的《隨風而來的波平斯阿姨》,林格倫的《長襪子皮皮》等等,不勝枚舉。

  與高大上的文學資歷和文學成就相比,任溶溶老先生本人卻格外本真,豁達,低調,這基調一貫而之,上世紀80年代初期我第一次在少年文藝編輯部見他,就是那樣。

  少年文藝編輯部的大辦公室,當年文氣萬千,打蠟的拼花地板,雅致的壁爐,每天十來位文學編輯在里面辦公,談天說地,讀者來信多得用麻袋來裝,壓得結結實實,一袋一袋按日期碼在一邊。

  那時節,是全民信仰文學的鼎盛期,編輯部仿佛一個藝術沙龍,往來無白丁,大師名流常來客串,談文學,聊生活。任溶溶先生不例外,來過多次,冬天穿中式棉襖,春秋天時,外套里面常露出一件寬落落的格子襯衫,語音朗朗,說話率真而風趣。

  任溶溶先生身上有燦爛的樂天的光芒,品鑒生活也是高手,他還是兒童文學圈內數一數二的美食大師。他本人不避諱這些,只要有人問,他便生機勃勃地答,談談諸如廣東人如何蒸魚,諸如他喜愛哪一家的咖啡。他作為美食家的傳奇,有很多好玩的“口頭文學”,是另一種佳話。

  在多年的交往中,我發現任老待人真誠,珍惜友誼,禮數周到。有一次,我贈送他一本我寫、縈裊插畫的《調皮的日子》,隔了三天,收到任先生的回贈,是簽名本《我是一個可大可小的人》;我們一起參加讀者活動,也收到他題給縈裊的新書。去年我參加他的新書品讀研討會,當晚就收到他帶著表示謝意的溫暖口信。

  嘻嘻哈哈的頑童一般的任老在創作中,卻是極其嚴謹。他的譯作多,幾十年里,每次去郵局寄譯稿去出版社,從不留底稿,呼啦一下就寄走了。我替他捏著一把汗,說萬一郵寄中遺失了呢,而他卻說,萬一掉了也沒事,再譯一遍,幾乎是一樣的。

  這樣的功夫,那還了得。有一年,我去任老泰興路上的家看望他,他住在低樓,光線不夠好,爬一輩子格子的人,擁有的是筆,一屋子書,甚至他的半張床上,都擺滿書,是“與書共眠”。那時任老八十多歲,聊起他特別怕搬家。也許搬家太費時,也許他不想找不到在身邊放熟的書,也許是不想離開夜間爬格子、給過他文學靈感的老房子。

  看著桌子上孤寂的有點陳舊的燈。我想任老夜晚在這么一個小屋里寫作,孤寂的時候,點一根煙,讓小小的火光陪伴自己。成就翩然的作家,哪一個不是從孤寂中與靈魂對話,綻放靈感的,冷板凳一坐就是多少年。

  和任老最快樂的聚會,是有一次他宴請來自香港的作家潘明珠,請我作陪。在杏花樓,任老忙著點菜,不由分說地為我們兩個安排座位,吩咐廚房,不讓我倆插手任何事。我們靜靜地享受和老紳士一起用餐的待遇。

  2017年夏天,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任老先生的新書《給小朋友和大朋友的書》,在文藝會堂舉行新書品讀研討會。

  朋友們說任老的豁達,說他與生俱來的文人氣質,說他“五七干?!睍r候的傳奇,說了有關他的一段段佳話。那幾乎是我參加過的最松弛的會議,仿佛是任老在主持會議,有他的風格。品讀會上,任老并沒有出現,但他囑咐主辦方給大家辦茶歇,紅寶石蛋糕、一杯咖啡是不可少的,現場播放了一段任老95歲生日時錄制的視頻,他說起自己的時候,神情安然、毫不矯飾,正是這份純真的童心,對生活的通透認識,支撐著他。來源:《新民晚報》